第102章: 间谍

说话的不是阮玉青又是谁?

阮玉青怀孕了。

孩子是顾之舟的?

楚辞站在拐角处,看着躺在地上的顾之舟,他应该是喝多了,脸部通红,闭着眼睛,对于阮玉青的话,无动于衷。

阮玉青神情凄然,侧过身默默抹泪,也正是这个侧身,她看见了楚辞。

“堂哥。”阮玉青连忙抹了眼泪,收敛自己的情绪。

楚辞走了过去,她庆幸此时是以男儿装扮露面,否则太尴尬了。

“又喝多了?需不需要帮忙?”楚辞睨了眼地上烂醉如泥的顾之舟,她已经两次看到顾之舟喝这么多了。

“那就麻烦堂哥了。”阮玉青真扛不起顾之舟,也不可能让顾之舟就这么躺在地上,洗手间来来回回的都是客人,阮玉青也觉得尴尬。

楚辞一个人可扛不起,也就与阮玉青一起把顾之舟扛到隔壁包厢里。

今天晚上本来是顾之舟跟医院几名同事喝酒,喝多了,其他人都走了,只有阮玉青留下来照顾顾之舟。

将顾之舟放在沙发上,楚辞累的捶了捶胳膊,看着不省人事的顾之舟,她不禁想起以前受顾之舟照顾的那段日子。

这些年来,她最愧对的就是顾之舟。

她知道他的心思,却给不起他想要的,给了顾之舟机会,一步步让他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想起刚才阮玉青说的话,楚辞睨了眼她的肚子:“你跟他……你们在一起了?”

“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。”阮玉青苦笑道:“也不怕堂哥笑话,他一直惦记着别人,我们是一个错误,今天的事,希望堂哥别告诉我爸,他那性子,一定会找师兄的麻烦。”

“可你的肚子瞒不了多久。”楚辞抿唇,看了眼顾之舟,说:“我看得出他也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,等他清醒了,你们俩好好聊聊,心里人哪里有眼前人重要,一个男人,就该担起自己的责任,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跟孩子,孕妇的情绪很重要,放宽心态,有事就来找我,我替你出头。”

“嗯,我会的,堂哥,谢谢你。”阮玉青以前跟阮瑜林不是很熟,走得也不近,所以对楚辞的话充满感激,她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那份关心。

阮家人情淡薄,几位叔叔之间明争暗斗,阮玉青十分厌倦,所以她从不插手阮家的事,一心扑在医学研究上,励志做一名合格的医生,救死扶伤。

阮玉青想起一件事,欲言又止地问:“堂哥,刚被阮家认回来的堂姐真的不是楚辞?”

见过楚辞的人,把阮瑜林认成楚辞也是情有可原。

“不是。”楚辞丝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我约了朋友在隔壁,等他酒醒了,你们也早点回去,期待着能喝上你们的喜酒。”

阮玉青笑而不语,她曾想过嫁给顾之舟,可看顾之舟如今的状态,她嫁的也是一具躯壳。

那并非是她想要的。

楚辞回了荷花阁,林枫还没有回来,米雪儿已经在了,她进去的时候,米雪儿正在与人打电话,见到她来了,匆匆挂了电话,起身微笑道:“阮总。”

“不用这么客气。”楚辞让米雪儿赶紧坐:“这次广告拍摄十分顺利,你的代言也非常成功,我果然没有看错人。”

“多谢阮总赏识。”米雪儿很谦虚:“是林大摄影师把我拍的好。”

正聊着,米雪儿的电话又响了,看了眼来电显示,对楚辞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阮总,我接个电话。”

“请便。”

米雪儿到旁边去接电话,也不知道是谁的电话,米雪儿脸上一直都带着笑意,是那种娇羞的笑,言语里带着撒娇。

楚辞笑笑,恋爱中的女人最容易满足,最甜蜜,也是最伤神。

爱情这种东西,初时有多甜,到了最后就有多苦。

米雪儿聊得有些忘乎所以,楚辞也没有打扰,林枫这时回了包厢,脸色不太好,好像有心事。

楚辞眼神询问,林枫皱着眉摇摇头,也不知道是不方便说,还是不愿意说。

楚辞没有追问,米雪儿结束通话,走了过来,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。”

楚辞正要开口,林枫却抢先问了句:“米小姐,你认识左允棠?跟他很熟?”

听林枫提到左允棠,楚辞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米雪儿也被林枫突然的提问愣了一下,她看了看楚辞,又看了看林枫,迟疑着说:“认识。”

楚辞从不知道米雪儿跟左允棠认识,难道米雪儿背后的金主就是左允棠?

这只是楚辞的猜测。

米米雪儿反问:“林先生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。”

“我刚才碰到左允棠了,不经意间听到他在给你打电话,询问……阮先生的事。”

林枫话一出,米雪儿一阵尴尬与窘迫,楚辞则十分惊讶。

搞半天,米雪儿刚才在跟左允棠打电话,成了左允棠的传话筒。

米雪儿看着楚辞,连忙解释:“阮先生,左少只是顺口提了一句,问你最近过得好不好,只是单纯的问候,没有别的意思,我也不是什么商业间谍。”

如果被误会成商业间谍,那米雪儿的前途就完了,她才会如此急切的解释。

楚辞沉默不语,林枫也一脸严肃,米雪儿更慌了:“阮先生,林先生,我说的都是真的,左少就在这家餐厅,我可以让左少过来作证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楚辞开口:“左少如此关心,是我的荣幸,回头米小姐也帮我带一句问候给左少,点菜吧。”

楚辞刻意转移话题,她总不能真让左允棠过来。

对于米雪儿跟左允棠的关系,楚辞也不过问。

有了这样的小插曲,包厢里气氛有些怪异,这顿饭吃的不尽人意,早早结束。

为了不碰上左允棠,楚辞迅速离开了餐厅,回了阮家。

阮瑜林住在隔壁楠书家里,她也直接把车子开进楠书的院子里。

楠书这么晚了还在煎药,阮瑜林在室内游泳池里游泳。

楚辞直接过去了,阮瑜林游了个来回,从水里冒出来,她早早就注意到楚辞来了,趁楚辞不注意,直接抓着楚辞的脚,将人拖进水里。

最新小说: 九零年代艺术家 我在东京创造都市怪谈 邻家女友 八百秦川 仙灵养成手册 真龙凶猛 恨水瑶 三国之女将军团 西游路上的狐狸 在柯南世界装好人